决定的相遇,老爹的新坟

作者:婚恋交友

两鬓白霜的一位老人独自坐在不算很宽敞但是寂静得能听见风吹叶落声音的屋子里,老人的脸上爬满了岁月的痕迹,一条一条,刻在略微瘦削的脸上越发显得他的苍老、无力。

问:父亲生病住院,女儿说伺候不方便,这个理由大家怎么看?

二月初二,是拜新坟的风俗日子。

“临了,临了,还是只有我们两个老不死的在一起。”老人坐在用藤条做的摇椅上,抱着那裱有这一生他挚爱的照片的相框,扶手上放着录音机,带着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沧桑和哀伤喃喃自语道。他的眼睛已是一阵黑,一阵白,整个世界在他眼中模模糊糊,失去了色彩和焦距。是的,窗外那棵老梧桐树在沙沙的风中摇曳着它瘦弱的枝干,簌簌地落下枯黄的叶子来配合着这一幅祥和的画面。他已经快走到迟暮了,自从以唱歌为生命的妻子去世后,身子骨不大硬朗,腿脚也不利索了,如今更是连眼睛这个心灵的窗户都要关闭了,心中说不出的苦涩。

图片 1

2017年6月27日下午4点10分,我亲爱的爸爸终究还是走了!

手机也是静静地安放在茶几上,上面存着很多有“孝心”的女儿,发来的关切的短信,无非是一些很平常的问候。例如:“爸,今天天气降温了,你没着凉吧?注意添衣。”、“爸,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您一个人生活的还方便吗?需要我回来照顾你吗?”“爸,今天北京有雾霾,不适合出行,你还是最好不要出去了。”看起来也还孝顺,老人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可是,在一年前,她也在外地追求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一名导游和作家,结婚生子,安定了下来。他不想让女儿为他操心,也很希望女儿能回来看看他。 于是,日复一日陷入这样的矛盾之中,倒也不知不觉过了一年。甚至,连她妈在病危之时他也只是很轻描淡写的说:“你妈她很想见见你,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彼时,女儿正在进行一项非常重要的考核,身体也因为得了一场急性流感住进了医院,工作的事实在是不能再拖延了。所以,他决定让女儿先安心准备考核,因为怕影响到她,并没有告诉她妈妈的真实病情。

看到这里,又想起了父亲刚住院的日子,那时候刚入院,哥哥弟弟接到信还没来到,他要去厕所,那时父亲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我需要一只手搀扶着已经走路不稳的他,另只手还要高举打吊针的瓶子,好在第一次有个青年帮我扶着进去了,到现在也感谢那个不知名的青年。第二次又去,那时那刻,根本不是我计较的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边流泪,一边扶着他就进去了。时隔两年多了,如果没人提起,已然忘记了这件事!

思绪一下拉回了两年前的夏天,那天正酷暑难耐,我在外面大汗淋漓的送着学生订的外卖。忽然我的电话响起了,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低哑深沉似乎哭过的声音对我说:“玲,你爸癌症晚期活不过半年了”。我突然征在了马路上,过往的车辆似乎是模糊的,只知道脑袋嗡嗡响一片空白,天空明明那么晴朗,我却感觉乌云压顶,我随即捏了一下脸,多么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明显捏得很痛。 我强忍着快要哭出来的泪水打电话给我爸,当时我爸是被瞒着病情的,电话接通了,我说:“爸,听说你身体不好住院啦,要不要紧,感觉怎么样”,电话那头的爸爸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过几天就可以出院了,你要好好工作,不用担心老爸”,我说:“好,等你出院了,我弄个咸骨粥给你喝”,就这样寒暄了几句我终于挂电话了! 挂完电话那一刻,眼泪终于止不住了,我不相信我爸得了癌症,不相信他这么和蔼可亲的一个人怎么会得癌症,老天是在忽悠我吗?我爸才五十出头,还这么年轻老天怎么舍得让我爸就这样离去?

一个星期之后,当女儿从千里之外赶回来看望母亲之时,才知道什么叫“子欲孝,而亲不待了。”就这样留下了他这个糟老头子一个人。此生的挚爱撒手人寰,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而他的女人,在临终之前,愣是挤出了一个笑脸安慰他,要他好好度过没有她的晚年。

说实话,是有点世俗意义上的不方便。但是,如果有兄弟不用那个女儿照顾,可以不方便,或者住院的父亲不严重,还不需要贴身伺候。一旦有需要,要只女儿一人,真是义不容辞!

到了周末,一大早我就搭地铁回我爸妈家。推开门,我看我爸瘦了很多,躺在椅子上,脸色苍白,精神没有了往日的抖擞。我强忍着泪水,假装很开心的跟他聊天,他自嘲道:年龄大了身体就是不好,不过医生说没什么事,你看,才几天就可以出院了,等我完全康复了,我要继续上班赚钱,要锻炼身体。他叨叨絮絮的跟我说了很多。桌子上摆满了我爱吃的水果和零食,这些都是每次听说我要过来了提前准备的,怕我平常舍不得买来吃。有一次我爱吃的水果那个季节很难有卖,他就骑着车找遍了大街小巷给我买。

想到这些,老人不由得眼眶湿润了。这时,伴着空灵、清丽的歌声,手机响了。“嘟,爸,我和子正,决定下个月把你接过来,你一个人也挺不容易的,有我们在生活也更有保障些,再说我们都想你了。你说呢?”老人迟疑了一会,这不正是他所日思夜想的吗?和女儿女婿在一起,一家人共享天伦之乐。如今,女儿难得有这份孝心为什麽要迟疑呢?“不了,我住这里挺好,这不是还有你妈吗?她舍不得她的家她的梦,这是她用她一次次演出换来的幸福。”“可是,你一个人,有这么大年纪了,万一出个什么事,实在是不方便啊。” ”我身体好得很呢,眼不花,耳不聋。你要是真担心我,就多带着妞妞回来看看我,这样我就满足了。"老人违心的向电话那头年轻的女儿说道。“可是……好吧,您要是真的想和我妈在一起那我便依您了。”电话那头的女儿知道,那座房子,是母亲和父亲一生的梦和所有美好回忆的所在地,所以不再勉强。只是难免有些不放心。

那时,父亲病房的三人,都是比较严重的病号,南床上那个大娘,快八十的年纪,偏瘫,大小便都是唯一的儿子照顾,据说这个是养子。北床那个,子女倒是多,但他住的时间长,轮流服侍,轮到女儿,也是全程伺候,那个病人也是意识模糊。医院里的人,无人置喙这一切!

我说爸,天气这么好,我们出去玩吧,他说好,随即高高兴兴的哼着歌曲载着我去玩了。我坐在车尾上看着老爸的后脑勺,那满满的一头白发什么时候悄然的爬上老爸的头了?我忽然感觉岁月流逝得可怕,我以前怎么就没多点陪伴关心爸妈呢?虽然骑着电动车,但感觉爸爸明显的力不从心了,我说爸:咱们回去了吧!我爸说:才出来呢,我还没带你去买你爱吃的水果呢。那一刻阳光倾斜在我们身上,我多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那一刻。

电话挂断了,整个屋子又恢复了寂静。有的人很好奇为什麽老人不说出自己即将失明的实情,让女儿理所应当地在身边照顾他、陪伴他呢?只有他自己知道。

所以,照顾无行动能力的父母天经地义!这个不是情愿不情愿的事情,是义务!

一晃过了两三个月,爸爸身体终究熬不住了,我和我妈辞了工作回家在医院陪伴照顾老爸。在医院的日子里,我终于天天可以陪伴老爸了,早上四五点一起看楼下菜市场从冷清到热闹的繁华景象,再到傍晚推我爸出去晒太阳逛街。老爸说:等他病好了,辞去大城市的工作,跟老妈回县城做点小生意,养养老。我说:会好的,到时我也回来跟你们一起。

女儿的事业才刚刚起步,还带着一个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外孙女,这日子着实谈不上容易。所以,他宁愿自己在黑暗中摸索,也不愿告诉女儿实情,所以撒了这个“我很好,你不用担心”的谎。


在医院的日子里,我爸从最初能自己走路到最后连翻身都需要人帮忙的时候,我知道他的生命在慢慢的凋零,我感觉到癌症在慢慢的吞噬他的身体。

与此同时,一个被查出生命只剩下一年的时光的青年不愿再给家里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让朋友捎话给父母说自己有认识的朋友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医生能治他的病,要前往国外养病,叫他们不要担心。而实际上,俊朗的青年是想父母已经为自己辛劳了一辈子,不愿他们再因为这个病每夜辗转反侧,愁不成眠。先谎称有希望,让他们过几年平静、悠闲的日子,最后就算自己离去,也可以再叫朋友告知父母,医生已经尽力,这是命中注定的劫难,到时他们也不会那么伤心,况且,自己生前省吃俭用留下的积蓄也可以孝敬父母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我爸差点睡死过去,我妈终于忍不住告诉他真相了,不希望他带着遗憾不知不觉的就这样走了。我还记得那天,天阴沉沉的,有点小雨,还有点冷。好不容易等我爸醒来时,我妈哭着告诉我爸实情,并说:你不要丢下我好不好?你走了我也不想活了。我爸再看看我,我也忍不住哭起来了,硕大的泪水掉在了爸爸身上,许久后,老爸叹了口气,两手一软随即一摊,缓缓的对着我说:玲,你要听话,要好好照顾你妈。之后他就不再说话了。 我明白他此刻的心情,绝望,无奈又痛苦……

所以,青年穿上外套,义无反顾地拔掉针头,离开了医院,与其说医院,不如说走向了死亡。 他出来的时候,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乌云不断堆叠,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势头。好似天空都要为他哭泣。

有一次我父亲住院调理打点滴,一次要五六并,是我在照顾,有一回父亲要小便,我举着吊并陪父亲去了卫生间,但父亲由于肚子也不舒服,把大便排在裤子里,我一手举着吊并,闹的广忙聊和,束手无策,好容易把又亲的裤子脱下,光着下身回到病房,但我不知该怎办,就给在距离医院两公里外卖小百的大妹子打了电话,大妹接到信后打出租迅速赶来,用毛巾把父亲满身的污物仔细擦净,又安慰了父亲不要介意,看我这虽是当儿子的都自愧不如,妹子在给父亲擦身时一点也没避闲之举,她真是父亲的好女儿,我在这里要赞他,真的佩服她

本文由365bet手机版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