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行手工雕版印制,是世界规模最大的雕版印刷中心

作者:旅游攻略

德格印经院,坐落在德格县城里,看上去还不如中等规模的寺庙大。过去,它曾经是一座寺院,名叫更庆寺。大约从20世纪40年代起,逐渐由寺院演化成现在的样子。虽然它既没有大型的经堂,也没有自己供奉的主尊,然而却和拉萨的布达拉宫一样,是西藏人心目中的圣地。

雕版印刷起源于南北朝后期,后来被活字印刷代替。一千多年过去了,印刷术已经发展到了电脑照排和高速彩印的时代。而在我国藏区的德格印经院,现存着古老的雕版印刷技艺,几十位工匠在几十道工序的劳作中,用纯粹的手工技艺制作出一本本经书。德格印经院是藏区三大印经院之首,藏有经版30多万块、画版6000多块,70%以上的藏文化典籍这里都有收藏。用精巧细腻的手工印刷经书是这里的传统,被称为手工印刷术的活标本。在藏区,只要是德格印的经书,所有人都会视若珍宝,因为手工印刷凝聚了无数工人的虔诚和功德。由于历史原因,这一传统曾中断了一个时期,因为现在人们努力恢复了大部分的技艺,使德格印经院重现了昔日的光彩。

被称为东方荷马史诗的《格萨尔王传》,正在四川德格印经院进行人工雕版。明年10月人工印制后,将收录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藏族印经院内。 《格萨尔王传》故事的提供者、63岁的阿尼,是我国格萨尔文化遗产项目的6名代表性传承人之一。作为德格印经院雕版技术最好的艺人,56岁的彭措泽仁负责这500多块书版的刻制和校对把关工作。他们两人都是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的代表性传承人。 格萨尔王,是对藏族和蒙古族等群众影响很大的传奇英雄人物。传说古时候,高原上遍布妖魔鬼怪,黎民百姓遭受荼毒。格萨尔16岁时通过赛马选王并登位。他像所有的勇士那样,带领大将降妖伏魔,南征北战,除暴安良,先后征服了大小150多个部落,让子民实现了安居乐业。 从北宋开始,一些说唱艺人开始行吟四方,将格萨尔的故事传唱到了青藏高原的每个角落,使这一阙阙赞歌流传至今。在上千年的漫长岁月里,每一代说唱艺人在传唱的同时,不断地为格萨尔的英雄事迹增添新的内容。时至今日,人们搜集整理出来的《格萨尔王传》有120多卷、100多万诗行、2000多万字。仅从字数来看,就远远超过了世界几大著名史诗的总和,因此被称为东方的荷马史诗。2006年,《格萨尔王传》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随着年纪越来越大,阿尼的声音、眼睛一年不如一年。他最担心的事,是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位合适的传人。师从德格印经院藏族雕版印刷技艺第一代传人彭措泽仁学习经书雕版后,阿尼脑海中有了一个想法,趁着自己还记得住,应该把深印心底的这些格萨尔的故事制作成雕版,印刷出来。 始建于1729年的德格印经院,是世界上最大的藏族印经院。全院共有雕版30多万张,收藏了藏传佛教各个教派的经书。藏文版《印度佛教源流》《汉地佛教源流》《四部医典》和《般若八千颂》是全世界仅存的孤本。 2010年4月,在德格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下,阿尼和德格印经院签订协议,将自己的《格萨尔王传》中最经典的三个故事《天界篇》《英雄诞生》和《赛马登位》雕版印刷,并永存印经院。 经书雕版印制,需要先由藏文书写员严格按照《藏文书法标准四十条》和印版的尺寸内容书写在纸膜上,雕版工人将写在藏纸上的经文文字朝下,覆盖在印版上,然后将印版上的纸膜磨去,文字就印在雕版上了。雕刻艺人左手拿着板子,右手用小刻刀,将文字之外的空白全部镂去,剩下的就是凸凹有致的藏经文。作为德格印经院刻版技术最好的艺人,彭措泽仁每三天能够完成一块印版的双面刻制工作。 在位于德格印经院正对面的雕版房内,格萨尔故事纸膜的书写工作已经完成。彭措泽仁已经为阿尼准备好了500多块胚板。这些顺直无结的红叶桦木板子,经过烘干、推光、刨平,做成了印版。 中国研究《格萨尔王传》最权威的专家之一、61岁的研究员角巴东主说,目前,全国整理出版了98部《格萨尔王传》木刻本、手抄本的原文和83部艺人说唱本。 采取雕版的方式印刷格萨尔故事,这是个全新的尝试。角巴东主说,在德格印经院,通过最古老的传统手艺,用长条经文的展现形式,把格萨尔故事印制保留下来,对于从事格萨尔研究的学者来说是件大好事。 明年10月,雕版工作将全部完成。到那个时候,雕版房里将排列堆放这500多块板子,印刷出世界上第一批纯手工雕版印制的格萨尔王经典故事。 相关阅读 宋版《思溪藏》借雕版印刷技艺再现光华金陵刻经处 雕版印刷技艺的传承之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开展服务宣传月活动金陵刻经印刷技艺走进上海高校教你认识石印本古籍印刷与文化:历史视野中的福建刻本

图片 1

溯源

从严格的意义来讲,印经院不是寺院。或者说,因为印经院通常都在寺院里,不过是寺院的一部分。但德格的印经院,它自成一格;它的外观――颜色,结构,规模,一句话,它的样子,实在是与一座寺院无异。尤其是那大片的绛红色。假如不是这种颜色,它可能更像一座城堡,一座宫殿,或仅仅是一座具有民族风格的大房子。

传说,一个叫拉绒的人,用牦牛驮着自己精心刻好的经书木板,去奉送给德格土司登巴泽仁,在经过现印经院的地址时,牦牛受惊,经板散落在地上。因为这个暗示,登巴泽仁土司于公元1729年,在此动工修建了印经院,刚开始仅仅用来收集和储存大藏经《甘珠尔》书板。

图片 2

三百年过去了,经过历代德格土司的扩建,德格印经院中库藏的木刻印版,数量已达到32万块,包括典籍830余部,文献总字数5亿之巨,以收藏藏族文化典籍最广博、门类最齐全而成为整个藏区最大的印经院。

除底层外,印经院有三层楼,正是储藏印版,以及印刷、装订直至形成书籍之处。中央是不算宽大的天井。实际上,还不及从一侧沿梯而上,已经能够在人们欢快而响亮的歌声中,毫不费力地分辨出纸张在印版上,有力地,且颇有节奏地刷刷擦过之声。

今天的德格印经院,不但是收藏古老印版的图书馆。还因完备地保留着从刻版、造纸到印刷的全部生产工艺,而成为活态的藏族文化遗产。

图片 3

德格在藏语中意为善地。德格县位于四川省甘孜州西北部,青藏高原东南缘。这是一个以藏民族为主的多民族聚居县,藏族居民占县总人口的96%左右。这里遍布高山大川,风景壮美,但交通不便,较为闭塞,藏民族的传统文化在此环境中得到了较好的保存。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之称的德格印经院就坐落在德格县城。

德格印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德格印经院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藏族地区璀璨的文化明珠”“雪山下的宝库”之盛名。德格印经院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手工木版印刷中心,占藏族文化70%的古籍存储在其中,是藏民族传统文化中具有标志性的一面旗帜。

德格印经院全名西藏文化宝藏德格印经院大法库吉祥多门,又称德格吉祥聚慧院,建于公元1729年。早在1703年,德格土司就已出资雕刻经板、印刷经书了,每年用藏纸约50万张,除1958年至1979年间中断了20年外,印经历史接近300年。

图片 4

工艺及印制流程

德格印经院的雕版印刷技术是藏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1996年,唐卡绘画、藏纸技艺、藏戏等六项,在第一批国家批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之中,它们代表的都是德格印经院的雕版印刷技艺。印经院古老的狼毒造纸和印刷技艺,也于2006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现在的印经工艺包括造纸、制版、印刷等程序。

图片 5

1、造纸

拾阶而上,在环绕天井的走廊间,有几十个老师傅正在热烈地工作着。只见他们两人一组,一人在倾斜的印版上涂墨,另一人左手先铺纸,待右手执一滚筒一推而过,再揭起已印上文字的纸,一张书页便告完成,每印一张,便自然地向经文鞠躬顶礼一次。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无比快捷,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德格印经院许多经文和画像的用纸,完全是德格印经院用传统手工方法自制出来的。但造纸原料却十分独特,是一种叫阿胶如交的藏药材--瑞香狼毒草的根须,含微毒。制作技艺属于浇纸法系统,独具特色。制成的德格纸,色微黄,较粗较厚,吸墨性能好,份量轻,久藏不坏,韧性好,不易碎,还可防虫蛀、鼠啮,有独特的价值。

图片 6

阿交日交的根分为内、中、外三层,可以分别制作三种不同质量的纸。其中用中层制作的纸,质量最好,是当年德格土司的公文专用纸。如果内层和外层合用,则是二等纸,主要用来印刷。如果内、中、外三层合用,则是三等纸,纸质较厚,纤维较粗,但很结实,现在德格印经院用的就是第三种纸。1958年,德格印经院停止生产藏纸。2000年,印经院请一位80岁的老人教年轻人制造藏纸,初步抢救了这门传统技艺。

这已经不能用眼疾手快来形容这些像机器一样工作着的人们了。其中最快的一对,其实还是半大不小的少年人,简直像失控的机器飞速地运转着,手中的纸张像雪片一样纷纷落下,抽一张来看,竟然字迹清晰之至。而且,他俩的歌声最为嘹亮。藏人即使在从事如此机械的劳动时,也是如此地快乐,谁都会为之而感染。

2、制版

图片 7

德格印经院的经版选用红桦木为原材料,微火烤脱水后在畜粪堆沤数月,再取出水煮,烘干,刨平,然后才能在上面雕刻文字或图画。红桦木经火熏、粪池、水煮、烘晒、刨光等工序后,可几百年不变形,最宜用来雕刻。印经院的经版文字雕刻很深,而且书法十分优美,适合反复印刷,在印制中形成了许多独特的技艺。

印刷完之后将印好的书页放置到绳条上晾干,再经过巴仲审核,确认字迹清晰、墨汁匀称后才算是一张合格的书页。由巴本等3人进行最后一次检视校对,质量合格的,送齐书室理齐、磨平,四周涂上红色,捆扎起来,即为成品。最后经过整理排序,方可装订出版。

经版雕好后,前后还要经过12次严格审校。校改无误的印版放在酥油中浸泡一天,取出晒干,再用一种叫苏巴的草根熬水刷在经板上,作为防蛀的药水。晾干后,一块成品印版才算完工。

图片 8

3、印刷

德格印经院的藏文印刷在近300年的时间里一直沿用传统的雕版印刷技术,很多程序是秘而不宣的。首先是印版的制作就需要3道工序:原材料加工、书写和刻版。从书写到刻版完成,仅校对就要经过12道工序,印刷完成后还要经过最后的几次检校。所以,德格印经院印制的佛教经典和绘画底图在藏区享有极好的声誉,有“最标准的经典版本”之称。

德格印经院的印刷流程,至今仍然完全延续了传统的印刷工艺。整个印刷过程由三个人组成,一个人负责更换操作登上的印版,并且搬走印过的经版,搬来新的经版。一人刷墨汁,一人印制,真正在实施汉语中的印刷二字。

图片 9

发展现状及传承意义

而由于气候关系,传统的印刷流程下每年的印经时间只有半年,从藏历3月15日至9月20日。德格造纸原料十分独特,采用一种名叫“阿胶如交”(汉文学名叫“瑞香狼毒”)的草本植物根须。用“阿胶如交”作原料造出的德格纸,色呈微黄,质地较粗,也较厚,但是纤维柔性好,不易碎,吸水性强。同时因“阿胶如交”本身是一种藏药材,含轻微毒性,故造出的纸具有虫不蛀、鼠不咬、久藏不坏的特性,是一种印刷保存文献的理想用纸。

德格印经院现院藏典籍830余部、5亿多字,木刻雕版30余万块。这些珍贵雕版,兼收并蓄藏传佛教各教派的代表性经典著作,包罗宗教、历史、科技、医学、数学、文学、藏文文法等藏族文化大、小五明学的各个方面,还珍藏了大量的古代亚洲文化思想史料,特别是还以收藏有一批稀世孤本而著称。如刻制于康熙四十二年(应该为宋代)的《般若八千颂》,在印度早已失传的《印度佛教源流》;如早期藏医药名著《四部医典》,是研究佛教和医学最古老的唯一珍藏本。德格印经院的270万多块印版,深深刻下了雪域文化的记忆,为印经院赢得了世界藏文化大百科全书、藏族地区璀璨的文化明珠的盛名。它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瑰宝,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中的明珠。

图片 10

作为藏族地区三大印经院(拉萨印经院、拉不楞印经院、德格印经院)之首的德格印经院,因其广博的藏族文化典籍收藏、严格的勘校、精湛的刻工技艺和高质量的印刷,使得德格版经书在藏族地区及国内外的藏学界广泛流传,十分有名。出于对信仰的极端虔诚,德格印经院对每一道工序的处理都异常严格。

印版原材料选用红桦木。选挺直无节的树干,按所需尺寸先锯成节,然后再锯成4~5厘米的板材,就地用微火熏烤脱水后运回家,放至畜粪堆中沤制,待到次年3~4月,板材森性沤退后,将其取出用水煮,再烘干,推光刨平,最后成为成品坯板,加工后的坯板运往印经院,经检验合格后入库。

德格印经院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图书馆、藏书楼,它的雕版印刷从制版、雕刻、书写、制墨、造纸、印制工艺等,都基本保持了13世纪以来的传统方法,为已消失的世界印刷文明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原始例证。就算到了印刷业比较发达的今天,这里仍然保留了古老的传统--手工操作。

图片 11

这些集中了西藏文化之精粹、被称为德格版的印版,似乎具有一种神秘的、昌盛的繁殖力,使一旁紧密相连的作坊,200多年来,几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工作。在环绕天井的走廊间,几十个年轻人两人一组,一人在倾斜的印版上涂墨,另一人左手先铺纸,一张书页便告完成。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无比快捷,让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

印版有专门的库房存放,库房内的木架高达房顶,那些历经了沧桑却依然保存完好的印版就密密匝匝的摆放在上面。那一排排的木架共分十五格,每一格都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印版。由于存放印版的木架太多、太高,稍微地,穿来往去,就容易迷失其中。印版的一头都有把手,可若要取出头几格的印版,竟须缘梯而上。

而那由一张张又窄又长的书页捆为一匝匝的书籍,似乎烙满了这种神秘而昌盛的繁殖的痕迹,以至在藏地,无论什么书籍,只要说是德格版,人们都会闻之起敬。几乎所有寺院,都珍藏有德格版的经书;几乎所有的僧人,都读过德格版的经书。

图片 12

人们都在努力留住这些珍贵的记忆,因为这记忆也是一个民族生存、发展的根。但是,目前由于制造的手工生产成本颇高,工艺复杂,藏墨生产工艺尚未恢复等问题都没有解决,加上活字版技术又被更先进的电脑照排所替代,德格印经院藏族雕版印刷技艺传承遇到了困难,亟待对此采取措施进行保护和实现传承,使这一中华民族的一个耀眼的文化遗产能够长留于世。

印经院对面街边,有个刻经版的作坊,几位师傅在操刀刻制木版。印版的雕刻工作十分艰辛,需要一批经过特别选聘的精通藏文知识的名士,将要刻的书籍、画像进行严格的核对校正,确定其准确无误,再由另一批藏文书法技艺精深的学者严格按《藏文书法标准四十条》的要求进行模版书写工作。

关键词:雕版印刷

图片 13

之后,技术精湛的书法家负责将文字直接用笔反写在胚板上以交付刻板工人雕刻,或是将透明度较好的纸裁成与胚板大小一致的纸模,由书法人员将文字整洁地誊写在纸模上;最后经过校对的纸模被反贴在胚板上,雕刻工人才可依据纸模笔迹进行刻制工作。基本上,一名技艺娴熟的工人2天便可完成一块印版双面雕刻工作,而一幅画版的刻制则需7~10个工作日。

图片 14

正是因为对这一道道原始而粗朴的工艺流程的不懈坚持,才使得一卷卷承载几代人心血和精神的经书典籍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德格印经院以其近乎挑剔的方法选材、制版、造纸、研磨,优美的书法,精湛的雕刻技能,熟练的印刷流程,二百多年来从未间断工作,使最原始的雕版印刷技艺传承下来,跻身于世界的文化宝库之列。

{"type":2,"value":"

本文由365bet手机版网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